强卖学生保险缘于权力低风险

很多教育费用往往是由公共权力引起的。

学生保险的强劲销售在十多年来保持不变的原因是公共侵权行为的风险很低。

因此,管理不懈收费的关键是让混乱的行政权力承担必要的责任和惩罚风险。

山西运城在签发文件时要求“自愿保险”。真相是什么?让我们看一下发表的文件的主题:“关于进一步加强学校和学生安全保险工作的通知”。十多年来,它们都保持不变,仍然需要“进一步加强”。如果它们在学校实施,它们将不可避免地进一步扩大其参与。

“积极配合中国人寿保险开展良好的学生安全保险工作”,并写了一份通知,表明学校已从下属退休。所谓“自愿保险”只是一片遮羞布,其实质是行政权力领导下的执法。

运城教育局因涉嫌多次违规而出售保险,表明行政命令和实际操作会出现混乱。

由于混乱,运城教育局之所以无视法律法规,当地学校之所以如此坚定地执行“保险通知书”,除了肆无忌惮的行政权力外,仍有利益纠缠在一起:保险机构给予学校按比例返回学生保险费支付给市,县教育部门。

以今年为例,保守的计算只返回运城中小学的保费超过一百万元。

从黑龙江省兆麟初中,兆麟初中收取高额学费14年,而山西运城教育局热衷于推动“学习保险”,一个接一个的事件:

当教育部门不再仅仅把学生视为教育对象,而是附加收钱对象的定位;

当公共权力机构从免费的义务教育提供者转变为教育费或商业收费的一部分时,这种根本性的错位将使学校成为一个赚钱的机器,这将使这个灰色利益链中的各种环节像一个一塌糊涂。

运城教育局的“保险通知”只是常识的解释:许多教育费用往往是由公共权力引起的。

学生保险的强劲销售在十多年来保持不变的原因是公共侵权行为的风险很低。因此,管理不懈收费的关键是让混乱的行政权力承担必要的责任和惩罚风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