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学生摔下二楼受伤获赔故事

学生摔成九级伤残

小阳在青岛某中学读书,2007年4月份的一天课间休息时,老师安排他擦黑板。在窗口倒粉笔灰时,黑板擦掉到窗外探出的平台上,小阳踩着凳子准备跳到平台上捡黑板擦,不料从二楼窗口坠落。两次入院治疗共花费了3.8万余元费用,后鉴定其两处骨折的伤残等级都达到了九级。

“孩子好好地去上学,可却摔成这个样子。年纪这么小就残疾了,对今后生活影响会很大。”小阳的父母都是从安丘来青务工的,在蔬菜批发市场里经商,日子过得很艰难,出了这样的事交重疾费就花了不少,幸亏孩子投了保险拿到了2万多元的理赔。他们认为学校应该为此事负责,遂将青岛某中学告上法庭。

一审校方判赔5万余元

李沧法院一审时,校方提出小阳坠落的教室阳台净高90厘米,符合住宅设计规范的相关要求不过,小阳的父亲于某并不认为窗口够高就表明校方没有责任:“班里的不少同学经常冒险从窗口跳到阳台上捡物品,这些孩子都是未成年人,校方对这种危险行为不加以引导,来避免险情的发生,才最终导致小阳摔伤这样严重的后果“

校方辩驳说:“小阳出事时已年满14周岁,对于从二楼窗口跳到平台上可能存在的危险,应该有一定的预见性,可仍冒险行事,最后发生不幸,小阳和其监护人也应该承担一部分责任”。

XX 李毅的法庭认为肖扬是一名未成年人。学校和他的父母应该承担责任并裁定学校应承担50%的责任。由于保险公司已经赔偿了2万多元的重疾费用,剩余的重疾费用为1.5万元,学校承担了50%,并补偿了7000多元。此外,学校还应赔偿伤残赔偿金,护理费等,共计49,000多元。法院认为,虽然晓阳因受伤而遭受身心痛苦,但由于小杨家属因精神抚慰基金的请愿请求,并未造成严重后果,也未予以支持。

 终审校方再赔1.1万元

在一审判决宣告后,晓阳及其家人拒绝接受判决,并向市中心法院提起上诉。余说:“在计算重疾费用时,保险公司不应扣除保险公司已经支付的费用。保险公司因为晓阳投票支付意外伤害保险而提出索赔,这与学校无关。此外,一审法院不支持精神抚慰金钱。

在审理此案后,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学校在晓阳的垮台中有过错,并且不能通过保险公司的索赔分担责任。因此,最近几天,案件发生了变化:学校在一审判决赔偿的基础上作出判决,然后赔偿了11000多元的重疾费用。对心理安慰的主张仍然没有支持。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